院校新闻
健康教育
医院公告
 

您当前的位置: 院务办公 > 新闻中心 > 院校新闻 > 正文

至高无上的荣誉--我在武汉

时间:2020-03-09 09:11:37   字体: 【大】【中】【小】 【打印本稿】【关闭】

1989年,与我最亲的奶奶病故在鹤岗市的卫生所,当时的医疗水平没有确诊病因。于是有了1995年我毅然决然选择学医,也有了2020年我义无反顾请战武汉。

那是2月12号深夜,接到院里通知我成为哈医大一院第二批驰援武汉医疗队员,说实话接到这个电话我脑子里更多的是兴奋,兴奋于自己可以将所学用以急难病痛的阵地。第二天早上经过体检、培训等环节,我们160人迅速集结,下午三点钟出发,比起来送行的家人,我们所有车上的医护人员伤感要少一些,也许是肩上的责任和不可以输掉的决心让我们不能用眼泪开启此行,要有的是绝对的信心和从容。

 

立春的哈尔滨冷得不饶人,武汉也是一样。到达的第二天早上我们开始了最后一轮紧张的感控和穿脱防护服培训,要熟练到将每个环节变成身体的本能反应。赵长久书记惦记大家的身体状况,要求我们要做到零感染,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全身心地投入到抗疫工作中,高质量的完成医疗支援任务。

 

原定是2月16日上午接管病区,由于等待就诊的患者量大,时间提前了。我们医院接管武汉市第一医院13楼重症14和15病区,共计70个患者,医生分成6个医疗组,我是5组的组长,在我们还未太熟悉医院流程的情况下立即接手所有工作,听到这个消息,我们几个组长都不约而同的紧张起来,因为毕竟刚到这里,我赶紧让我的队员在房间反复进行防护服的穿脱练习,当晚已经是十点半,还有一些同事们开始剪发,女同事对自己下手很坚决,一头长发说剪掉就剪掉了,这个夜晚大家都忙到了后半夜。

 

2月15日,我们医院负责的病区已经接满患者,我这个医疗组最让我们担心的就是33床98岁的时奶奶,她和79岁的女儿,46岁的外孙女一同感染新冠肺炎,因为身体虚弱,自身还有老年疾病,98岁老人家的治疗难度较大,老人躺在床上一直闭着眼睛,精神状态欠佳,情况不乐观。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要科学有效地医治全体患者外,还要为98岁的老人家单独制定医疗方案,老人家的身体耐受能力不同于其他患者,在给她用药的时候要实现效的同时又必须考虑抗生素类、抗病毒类药物对老人身体带去的副作用,所以对老人家的药量把握要做到慎之又慎,老人饮食欠佳,营养支持治疗也非常重要。老人还患有房颤、高血压等心血管疾病,这也正是我平时工作的专业,在治疗新型肺炎的同时我又给她做了详尽的心脏病治疗方案。为了避免一些药物产生冲突,我们整个医疗组每天时时监控老人的用药情况,随时关注老人家身体出现的反应。还有一个挠头的患者是23床,肺CT病变严重,症状缓解的较慢,给他治疗方案也调整了好几次。经过半个多月紧张有序,忙而不乱的医疗工作,病房里不断传来好消息,33床蛋白指标已经升上来了,20、23、25、26床继续加油,情况也越来越好······
写病程,看复查结果,调整医嘱,查房,加细查房,再次查房,再拉拉家常消去患者的恐惧······就这样不知不觉中隔离病房内的工作飞速进行着。21、31、35床出院了,通知患者时他们都很兴奋我们也很兴奋。送走一批出院的,隔离病房又接了一批方舱医院转来的患者。每天都是在脱掉隔离服的时候才感觉身体像是大卸八块,身上的成人纸尿裤早已经开始跟我们作对,3个小时候左右的时候,它使得我们很难坐下来写病例,所以,为了少遭罪我们在进病房之前也尽量少喝水。在两层隔离服、两层口罩、护目镜、手套里工作到了4个小时的时候,我们的窒息感几近崩溃,恨不得撕掉这些东西狠狠地喘上一口气。但是病房内一个个患者一本本病例和一系列检查结果接踵而来,让我们只有短短的一瞬想到自身的焦虑。大多数患者是自己一个人在这里进行治疗,他们的无助无法想象,每次隔着护目镜与患者的眼神交汇时,我都真真切切的在那一刻忘掉所有身体不适,在那样高压的隔离的空间里,我们在看不到对方面容的时候这种眼神的沟通成了我们之间最好的支撑。

在我们医疗组的精心治疗下,98岁奶奶的情况越来越好,各项检查的指标都趋于正常。只是老人家仍然还是躺在床上一动不动,也不睁眼,后来在老人的外孙女那得知老人家没有牙,平时都是吃流食,医院提供的集中餐食老人实在吃不下。了解到这一情况,我们的领队赵长久书记亲自带着联络员王亮进入隔离病房查房,并立即让我协调医院食堂每天为老人家提供稀粥、牛奶等流食,为了给老奶奶增加营养我拿来蛋白粉给她。98岁老人身体的特殊性给我们医疗组带来了无形的压力,生怕她对疾病有恐惧,对口音不一样的我们有不安全的感觉,所以,每天我都多去看她几次,有时还跟她聊上半天,握着她的摸摸额头,感受她体温的同时也想让她感受我的温度,时间长了她熟悉了我的声音,每次都会跟我点头示意。我也对她的反应惊喜万分。吃过几天可口的餐食之后,老人家的精神状态和心情都很好,从躺在床上连眼睛都不睁开,到向我点头,再到后来下床坐着,见到我进病房就冲笑,那是我们彼此用最好的温度去靠近而敞开的笑颜。这位98岁的时奶奶总是让我想起我的奶奶,如果她老人家在的话现在整100岁,我是她的大孙子,老人家在我14岁的时候病故,带走了我最深最亲的情感,那是浓烈到超过了对父母的感情。在武汉的病房里,每次握着98岁时奶奶的,我能清晰的感知到那是与我的奶奶共通的感觉,我要把当年没有护好奶奶的不安和没有亲手为奶奶医治的遗憾都给这位时奶奶。能赴武汉者心中皆有大义,我也一直觉得我最亲的奶奶给了我力量去医更难,行至更远。

经过我们组的“订制”疗,3月3日98岁的时奶奶和她79岁的女儿、46岁的外孙女一同治愈出院。目前,经过哈医大一院的努力,已经治愈出院29人,33人由重症转为轻症,治疗效果初步显现。我们的领队赵长久书记常说,我们不单是医护人员,我们是来送患者回家的人,送他们平平安安回家一个都不能少的回家。98岁老人能够痊愈出院给了我们战胜病毒的坚定信心。

出院时老人家的外孙女说感谢你们从两千多公里外的哈尔滨来到武汉救我们,你们是我们一家的大恩人,我们一定继续社区康复,不辜负你们对我们的精心照顾。作为医生能为98岁高龄的时奶奶做治疗是我的荣幸,更感谢他们带着全部的信任将三代人的生命交于吾辈。古有神农尝尽百草之滋味,水泉之甘苦,令民知所辟就。今有“健康所系,性命相托”的医学生誓言,以爱、以责任、以全心投入,所有都从披上白袍那天起融进血液。

生命只有一次,今生为医,至高无上的荣誉就是此时此刻出现在武汉。

/李元十


(编辑:徐旭  作者:  来源:)

 

   哈医大一院 | www.54dr.org.cn
关于哈医大一院 | 医科大学 | 兄弟医院 | 黑龙江省血液肿瘤研究所 |联系方式   
门诊信息 | 就医指南 | 预约挂号 | 体检中心 | 医学伦理委员会 | 检验结果在线查询 | 全国百姓放心示范医院大讲堂  
哈尔滨市南岗区邮政街23号   Copyright  2010  哈尔滨医科大学  第一临床医学院  附属第一医院  版权所有  黑ICP备05004837号